联美

“抢”了公章 就能控制当当?2020年04月28日 星期二A12 网事

2020-04-30   作者:   来源:

时隔半年,当当网创始人夫妇李国庆和俞渝的控制权之争再掀波澜。4月26日,当当网在发给媒体的声明中表示,当天上午,李国庆与5人进入办公区,抢走几十枚公章、财务章。同时,李国庆发布《告当当网全体员工书》称,已于24日依法召开临时股东会,其当选董事

时隔半年,当当网创始人夫妇李国庆和俞渝的控制权之争再掀波澜。4月26日,当当网在发给媒体的声明中表示,当天上午,李国庆与5人进入办公区,抢走几十枚公章、财务章。同时,李国庆发布《告当当网全体员工书》称,已于24日依法召开临时股东会,其当选董事长与总经理,全面接管公司。李国庆“抢公章”违法吗?“抢”了公章,就能控制当当吗?

当当网声明

针对原创始人李国庆上演的“夺权”事件,当当网发声回应。

4月26日下午,当当网在发给澎湃期货配资 的声明中表示,2020年4月26日早9:34,“李国庆伙同5人,闯入当当网办公区,抢走几十枚公章、财务章,公司已经报警。”

当当网在声明中表示,当当网以及关联公司公章、财务专用章失控期间,任何人使用该公章、财务专用章签订的任何合同、协议以及具有合同性质的文件或其他任何书面文件,公司将不予承认。公章、财务章、财务部门章即日作废。

该公司还强调,当当网业务照常进行,员工及管理团队一如既往、努力为读者提供优质服务。

1 控制权之争因何而起?

事实上,这对创始人夫妇对当当网的控制权之争持续已久,双方在离婚风波中已因股权分配问题“撕破脸”。

1999年,李国庆和妻子俞渝共同创办当当网。

2016年9月,当当股东投票批准了私有化协议。当当从纽交所退市,变成一家私人控股企业。2019年2月20日,创始人之一李国庆宣布离开当当网,董事长俞渝则兼任公司CEO。

此后,李国庆在一次媒体采访中,回顾了离开当当的故事。据他介绍,2019年1月15日收到妻子俞渝授权管理层的“逼宫”信,被“踢出”当当。

2019年10月23日,李国庆发微博透露,其于当年7月底向法院递交起诉状和俞渝离婚,“(2019年)10月17日我们双方收到了法院离婚传单,但俞渝以感情未破裂为由不同意离婚。”“咱们就撕破脸对抗到底吧!走到如今,实非得已。”

随后,俞渝在李国庆微信朋友圈的大段文字留言在网上传播。留言中,俞渝指责李国庆对媒体撒谎,存在“离家时拿走1.3亿元、摔砸家具、对当当贡献小”等问题。

当当网的股权问题则让这场离婚变得更为复杂。

配资公司 离婚后的股权分配,李国庆曾表示,俞渝要求其接受25%股权就和平离婚。但是“我拒绝同意,我要求平分。平分后公司谁管理尊重全体股东决议。”同时,李国庆称,他已向法院申请保全俞渝在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股份。

2019年10月25日,当当网官方微博向李国庆发出公开信,落款为“全体当当人”。公开信中指出,“冲动是魔鬼,冷静下来吧,当当希望得到你的爱护。”

该封公开信发布时,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对当当网持有100%股权,李国庆、俞渝夫妻俩对当当科文合计持股约92%。不过,夫妻二人持股比例悬殊,当当网工商登记的股权比例为俞渝持有64.2%,而李国庆仅持有27.51%。

2 “抢公章”是否违法?

现在各方焦点都集中在李国庆在《告当当网全体员工书》中宣布的已于4月24日召开的临时股东会上。

北京盈科(西安)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资深公司法律师张莹认为,接管公司是否有效主要看手段和前期安排部署。

也就是说如果李国庆版临时股东会程序合法、决议合法,成立董事会也合法,那就有可能出台合法文书,要求将公司的公章、财务章交由李国庆管理。只要手续合法,这种接管行为完全合法有效。

在中央财经大学副教授缪因知看来,李国庆此次“抢”公章夺权,“胜算不大”。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目前,俞渝是当当网第一大股东,而且是执行董事、总经理、法定代表人。李国庆版的股东会就算真的召开过,也大概会有程序上的瑕疵。

缪因知表示,按照《公司法》,李国庆这样代表十分之一以上表决权的股东的确有权要求公司召开临时股东会,但股东会应该由执行董事召集,执行董事不能履行或者不履行这一职责才可以。

如果李国庆要求俞渝召集,后者在合理期间内未予以回应,监事会也不愿接棒,李国庆才能召集会议,否则就是违法。

3 “抢”了公章,就能控制当当吗?

不能否认,公章是公司对外权力非常重要的表征,谁掌握公章并在文件上留印,就代表了公司对外的承诺。

缪因知表示,公章对于一个公司非常重要,虽不能说“号令全司,莫敢不从”,但行政管理部门一般对股东纠纷期间公司能否重刻公章持慎重态度。因此,缺少公章会给当当网日常运转造成困难,李国庆的确有“携公章号令公司”的条件,但依据俞渝的性格,应不会轻易认输。

润米资讯董事长刘润认为,“庆渝之争”的控制权矛盾,实质是《公司法》和《婚姻法》之间的交织。《公司法》规定,公司的所有权力属于股东大会,股东大会对应的股权包含投票权。

安徽省合肥市文奇律师事务所刁东律师认为:站在《婚姻法》角度,当当网实际上不属于他们的共同财产,他们只是拥有这个公司的股权。

刁东表示,当当网是李国庆与俞渝共同持股的一个公司,无论从《公司法》还是《民法》上看,它都是一个独立的主体,其经营运行是由《公司法》规定好的,不能因为夫妻间的矛盾,想怎么闹就怎么闹。

之所以会发生“夺章”事件,是因为他们的离婚诉讼案还没有明确判决,尤其是对于股权分割这一块。如果判决下来,比如说李国庆只分到20%左右的股权,那么他所谓的临时股东会决议肯定是被判定无效的。

针对“夺章”风波,26日晚,李国庆在微信媒体群中表示,此举为“接管”当当网的第一步,他已“获得小股东支持,得到任何意义的过半数(支持)”。

4 共患难易,同富贵难?

虽然“抢”公章一事尚无定论,但对当当网而言,若非李国庆和俞渝近一段时间来一次又一次地高调“互撕”,这个始祖级的电商企业可能早已淡出消费者视线了。

对于李国庆来说,虽然其公司创始人地位“被夺”的愤怒心情可以理解,但这样“夺章”的做法,对本人和公司形象应该不会带来什么好处。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如果两位创始人在日常生活中都有如此大的纷争,那么在企业经营策略上又该面临多大的分歧?

资深财经评论员谢九就曾表示:如果连“妻子该不该给丈夫洗袜子”这种事情都要放到网上争论,当当的公司治理结构该有多大缺陷?在这样的公司治理结构之下,当当又能如何在每个关键时刻做出最合理的选择呢?

对创业者来说,“抢公章”这件事也有其警示作用。股权结构是很多创业者容易忽视的部分,创业初期往往简单粗暴平分股权,也没有划分好投票权等事宜,以至于当公司发展壮大后出现不合时,容易引发许多纷争。

资深财经媒体人吴晓波建议:可以提前准备好“散伙协议”,以应对类似情况的发生。

综合新华网思客

南方都市报、澎湃期货配资

  •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