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美

互联网大咖2019网事

2020-04-24   作者:   来源:

联美1994年4月20日,北京中关村数百台教育网电脑成功“接上”国际互联网,拉开了中国互联网时代的大幕。25年间,网络世界包罗万象,从PC互联网时代门户的一家独大,

  1994年4月20日,北京中关村数百台教育网电脑成功“接上”国际互联网,拉开了中国互联网时代的大幕。25年间,网络世界包罗万象,从PC互联网时代门户的一家独大,到移动互联网BAT的三分天下,再到AIoT时代的百家争鸣;潮起潮落中,互联网创业联美者群星闪耀,胜负之外又是另一番景象。

  刚刚告别的2019年,对中国互联网人而言注定不凡。有人隐身幕后、有人厉兵秣马、有人临阵破局、有人向死而生。瞬息万变的互联网赛场唯一不变的只有“变化”——图变、图存、图强,穿越周期,植根实业、造福人类,方能走得长久。

  转身

  黑色铆钉皮衣、一头脏辫,选在教师节当天退休的马云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聚光灯下一曲《怒放的生命》,让8万人的杭州“莲花碗”燃爆全场。

  同一天,阿里巴巴庆生20周年,一曲《You Raise Me Up》完成了阿里两代董事局主席之间的更迭,张勇接棒登场。

  作为中国互联网武林的风清扬,马云曾用10分钟的“梦想说”引入软银,没有规划、没有蓝图、却吸引孙正义凭直觉完成了软银历史上最成功的投资,一直追随至今。“关心人类、识人善用”成为孙正义给这位19年莫逆之交的最新评价,所有过往,皆成传奇。

  2019年11月26日,当阿里在港股敲响上市锣“回家”时,“冻资王+募资王”的双料冠军没能唤回马云。彼时的他正在非洲“巡访”,通过创业基金培养非洲的年轻企业家,为阿里巴巴联美共建eWTP(世界电子贸易平台)开疆辟土。

  “我还没有时间来得及和马老师通话,但能够实现夙愿回到香港、实现新的里程碑,相信他也会非常高兴。”阿里巴巴联美董事局主席张勇在上市仪式后如是说。也许,正应了马云辞任公开信上所说:“阿里从来不只属于马云,但马云会永远属于阿里。”

  相较于阿里的回归,腾讯明显低调得多。

  2019年,正在打“产业互联网”下半场攻坚战的马化腾,将“产业端”改革的大旗交给了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总裁汤道生。这一年,在“没有2B基因”、“财报不及预期”、“游戏收入下滑”的种种质疑声中,腾讯将科学家放到战场中、升级使命愿景为“用户为本,科技向善”,拉开一场持久战的架势,应对迎战。

  2019年12月19日,腾讯宣布云计算年度收入在第三季度破100亿元,成为头部云计算公司联美中增速最快的厂商。而在此前的三季报首次单独披露云业务收入时,腾讯云单季获得47亿元收入,已经超过2018全年收入的一半。为此,腾讯云和TEG(腾讯技术工程事业群)团队成员每人获得一部iPhone 11 Pro新款手机奖励,这个重量级“阳光普照奖”的人数超过了8000人。

  从2019年两会建议中触“云”,到年底盘点溯源的改革中,腾讯第一产品经理马化腾“四两拨千斤”,以云计算为杠杆,将科学家推到“商场”上,打破工程师的封闭体系,用技术铸高行业壁垒。“传统产业和互联网正融合成一个命运共同体。”马化腾说,“产业互联网的春天才刚刚开始。”

  破局

  面对腾讯、阿里的大象起舞,移动互联网赛道上的新选手们则轻装上阵,以高速发展跃入大众视线。进入2019年,创立第四年、上市第二年的拼多多异军突起,市值突破400亿美元。怕坐飞机的黄铮让拼多多的股价一飞冲天,更让阿里、京东、苏宁等前辈急不可耐地补课“社交电商”。

  黄峥是一个极致的实用主义者。他在与巴菲特午餐后曾感慨,那顿饭对他最大的意义,是让他意识到简单和常识的力量。他曾多次在采访中拒绝“第二个阿里”的类比,但却多次表达对李光耀的敬佩,李光耀以信奉实用主义著称。理解了这种认同,也就理解了拼多多“实用”的底色。

  不到四年时间,拼多多的极速扩张让“羊毛党”和社群领袖同时进入互联网圈层,这些被资本质疑为“有毒”的流量,被拼多多谱写成一种全新的商业模式。

联美  与黄铮一样不走寻常路的还有张一鸣。

  2019年,字节跳动没有如约上市,然而Pre-IPO融资750亿美元的估值已经远超许多互联网上市公司的市值。

  新生代互联网创业领袖中,张一鸣不惧权威、甚至有些享受与之对抗。彼时今日头条撕开流量的口子,张一鸣抓住时机“唰唰”又是几剑,祭出头条系内容矩阵,紧接着,抖音在短视频时代星火燎原。

  • 责编: